徐寅生:亲历中国乒乓年 容国团行我为什么不行

徐寅生:亲历中国乒乓年 容国团行我为何
弗成

光阴:2019-04-06 07:07:00

徐寅生 徐寅生

  文/孟雁松

  如果说从中国乒乓60年的时光里,找一位重新到今的亲历者,徐寅生无疑是不二的人选。从静止员到熬炼,到国度体委副主任、中国乒协主席,再到国际乒联主席、毕生
名誉主席,直到如今还生动在乒乓球爱好者的圈子里,一个甲子的光阴,年过八旬的徐老以“全套”身份亲历了中国乒乓的跌荡崎岖。那些深深烙印在徐老脑海里的瞬间,无疑也是中国乒乓60年里未曾磨灭的点点滴滴。

  我的乒乓梦

  本年是容国团获第一个全国冠军60周年,原认为徐老的故事会从这里起头说起,不料他又往前追溯到第一代国手:“恰是以王传耀、姜永宁、孙梅英为代表的中国第一代国手为中国乒乓球攀登全国高山打下了结壮的根蒂根基,当前的全国冠军们才得以踏着宿将们的肩膀,胜利登顶。”

  中国乒乓球水平的进步,得益于很早就加入了国际乒联。早在上个世纪50年代初,国度体委就提拔
了一些地方上的妙手进行强化训练,加入全国锦标赛。虽然一起头成就平淡,却看到了什么是全国最高水平,也看到了差异,明确了标的目的。国手们艰苦奋斗,刻苦训练,经由短短5年摆布的光阴,从一级队回升到甲级队前列,进入了全国进步前辈行列。

  “那个时期,帝国主义封闭
伶仃新中国,中国静止员在竞赛中屡胜那时的美国、韩国、南越选手,确切
长了中国人民的志气。中国式的直拍快攻打法比起昔时的乒坛霸主日本,要更进步前辈,更积极主动。只管在整体
实力上还不足以动摇日本的霸主位置,但进步前辈的打法已起头被国际乒坛人士看好,这也预示着不多的未来,中国人将引领乒乓球技术的新潮流。”恰是在第一代国手的影响下,还在学生时期的徐寅生起头做起了乒乓梦。

党和国度领导人对乒乓球关切备至党和国度领导人对乒乓球关切备至

  容国团行,我为何
弗成?

  谈到对60年前容国团取得第一个全国冠军的感触,徐老默示这也是第一代国手为国拼搏对容国团的触动和影响。1956年,容国团随香港澳门联队来内陆访问竞赛,切身感受到国度对乒乓球静止的关切注重以及广大大众
对乒乓球的热爱和支持,让他最初下定决心从香港回到内陆,报效故国。徐老对昔时容国团在广东体育界聚会上振臂一呼,默示要两年后牟取全国冠军的一幕印象深入。1959年德国世乒赛前,容国团在集训中练得极其
刻苦,为了进步身材素质,他对峙体能训练,单薄的身材很快有了很大改观。徐老还清楚记得那时候的容国团常常显露双臂和腹部的肌肉与人PK,“至于我嘛,成了他讥讽的工具。”

  徐老回想
,容国团不但
训练当真,对任何领域的大小赛事也都是当真看待,“时常看到他在落后的情况下,毫不轻易认输,而是转变战术,最初转危为安。”德国世乒赛开赛后,中国男队在团体赛中不测负于匈牙利队,失去了与日本队抢夺冠军的机遇。容国团却没有因而泄气,他在单打竞赛中一个人单枪匹马连续闯关,裁减了欧洲、日本名将。在抢夺决赛权时,容国团遇到了美国队的迈尔斯,这位美国宿将此前裁减了徐寅生和杨瑞华,士气正胜。容国团在敌手周密
的戍守面前进攻碰壁,处于倒运状态,“目下只见容国团勇敢转变战术,用搓球与对方‘泡蘑菇’,最初把对方磨到肉体崩塌,连球都顾不上去捡,半途向裁判默示认输。”

  进入冠亚军决赛,容国团的敌手是匈牙利宿将西多。在几天前的团体赛中,容国团刚败在他部下。匈牙利人认为冠军势在必得,预备好了鲜花在赛后向西多默示祝贺。徐老还记得容国团赛前专门去理了个发,显得更加肉体自傲,男队熬炼和队员也开了“诸葛亮会”,为容国团出谋献策。经由一番酣战,容国团终究
战胜敌手,登上了良人单打全国冠军的领奖台。

  对容国团的夺冠,徐老说这是打开了中国静止员通向全国冠军的大门,破除了迷信,解放了思维。样板的力气是无穷的,从此便一发不可收拾,中国静止员在当前的世锦赛中多次取得冠军,中国成了全国乒乓球强国。徐老还说:“如果说第一代国手让我做起了‘乒乓梦’,容国团的胜利则让我看到了与他的差异,我一直在问本身,容国团行,我为何
弗成?这个质问鼓励
着我努力奋斗,两年后,我终究
在北京世乒赛上圆了我的‘乒乓梦’。”

徐寅生率队牟取 31 届世锦赛男团冠军徐寅生率队牟取 31 届世锦赛男团冠军

  ――选自2019年第4期

  《乒乓全国》纪念中国首夺全国冠军60周年专辑

申明:本网站所收集文字、图片等内容均系网民撰写或程序在互联网中主动收录转载,文章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概念。转载的目的在于非盈利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其实不代表本站赞同其概念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形成任何其他建议,只供参考之用。本网站不保证信息的准确性、有效性、实时性和完整性。

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和其它问题,请与咱们取得联系,咱们会实时修正

休学或删除。

徐寅生 徐寅生

  文/孟雁松

  如果说从中国乒乓60年的时光里,找一位重新到今的亲历者,徐寅生无疑是不二的人选。从静止员到熬炼,到国度体委副主任、中国乒协主席,再到国际乒联主席、毕生
名誉主席,直到如今还生动在乒乓球爱好者的圈子里,一个甲子的光阴,年过八旬的徐老以“全套”身份亲历了中国乒乓的跌荡崎岖。那些深深烙印在徐老脑海里的瞬间,无疑也是中国乒乓60年里未曾磨灭的点点滴滴。

  我的乒乓梦

  本年是容国团获第一个全国冠军60周年,原认为徐老的故事会从这里起头说起,不料他又往前追溯到第一代国手:“恰是以王传耀、姜永宁、孙梅英为代表的中国第一代国手为中国乒乓球攀登全国高山打下了结壮的根蒂根基,当前的全国冠军们才得以踏着宿将们的肩膀,胜利登顶。”

  中国乒乓球水平的进步,得益于很早就加入了国际乒联。早在上个世纪50年代初,国度体委就提拔
了一些地方上的妙手进行强化训练,加入全国锦标赛。虽然一起头成就平淡,却看到了什么是全国最高水平,也看到了差异,明确了标的目的。国手们艰苦奋斗,刻苦训练,经由短短5年摆布的光阴,从一级队回升到甲级队前列,进入了全国进步前辈行列。

  “那个时期,帝国主义封闭
伶仃新中国,中国静止员在竞赛中屡胜那时的美国、韩国、南越选手,确切
长了中国人民的志气。中国式的直拍快攻打法比起昔时的乒坛霸主日本,要更进步前辈,更积极主动。只管在整体
实力上还不足以动摇日本的霸主位置,但进步前辈的打法已起头被国际乒坛人士看好,这也预示着不多的未来,中国人将引领乒乓球技术的新潮流。”恰是在第一代国手的影响下,还在学生时期的徐寅生起头做起了乒乓梦。

党和国度领导人对乒乓球关切备至党和国度领导人对乒乓球关切备至

  容国团行,我为何
弗成?

  谈到对60年前容国团取得第一个全国冠军的感触,徐老默示这也是第一代国手为国拼搏对容国团的触动和影响。1956年,容国团随香港澳门联队来内陆访问竞赛,切身感受到国度对乒乓球静止的关切注重以及广大大众
对乒乓球的热爱和支持,让他最初下定决心从香港回到内陆,报效故国。徐老对昔时容国团在广东体育界聚会上振臂一呼,默示要两年后牟取全国冠军的一幕印象深入。1959年德国世乒赛前,容国团在集训中练得极其
刻苦,为了进步身材素质,他对峙体能训练,单薄的身材很快有了很大改观。徐老还清楚记得那时候的容国团常常显露双臂和腹部的肌肉与人PK,“至于我嘛,成了他讥讽的工具。”

  徐老回想
,容国团不但
训练当真,对任何领域的大小赛事也都是当真看待,“时常看到他在落后的情况下,毫不轻易认输,而是转变战术,最初转危为安。”德国世乒赛开赛后,中国男队在团体赛中不测负于匈牙利队,失去了与日本队抢夺冠军的机遇。容国团却没有因而泄气,他在单打竞赛中一个人单枪匹马连续闯关,裁减了欧洲、日本名将。在抢夺决赛权时,容国团遇到了美国队的迈尔斯,这位美国宿将此前裁减了徐寅生和杨瑞华,士气正胜。容国团在敌手周密
的戍守面前进攻碰壁,处于倒运状态,“目下只见容国团勇敢转变战术,用搓球与对方‘泡蘑菇’,最初把对方磨到肉体崩塌,连球都顾不上去捡,半途向裁判默示认输。”

  进入冠亚军决赛,容国团的敌手是匈牙利宿将西多。在几天前的团体赛中,容国团刚败在他部下。匈牙利人认为冠军势在必得,预备好了鲜花在赛后向西多默示祝贺。徐老还记得容国团赛前专门去理了个发,显得更加肉体自傲,男队熬炼和队员也开了“诸葛亮会”,为容国团出谋献策。经由一番酣战,容国团终究
战胜敌手,登上了良人单打全国冠军的领奖台。

  对容国团的夺冠,徐老说这是打开了中国静止员通向全国冠军的大门,破除了迷信,解放了思维。样板的力气是无穷的,从此便一发不可收拾,中国静止员在当前的世锦赛中多次取得冠军,中国成了全国乒乓球强国。徐老还说:“如果说第一代国手让我做起了‘乒乓梦’,容国团的胜利则让我看到了与他的差异,我一直在问本身,容国团行,我为何
弗成?这个质问鼓励
着我努力奋斗,两年后,我终究
在北京世乒赛上圆了我的‘乒乓梦’。”

徐寅生率队牟取 31 届世锦赛男团冠军徐寅生率队牟取 31 届世锦赛男团冠军

  ――选自2019年第4期

  《乒乓全国》纪念中国首夺全国冠军60周年专辑

Comments are closed.